吧唧一下掉坑里

老酒日日醉

搞小师叔让人快乐!
ooc全是我的,小师叔是大家的。
千言万语废话都是为了开车,自行车也是车。

陶阳又双叒叕唱戏去了,留下于筱怀一个人寡妇失业,只能勉为其难欺负一下樊甜甜。
今天又是闷闷不乐不开心的一天,既不能翘班去看小师叔唱戏,也没有收到爱的关怀。
于·不想做小寡妇·欲求不满·小杯子霍霍完后台一圈,除了师父师娘以外的所有人,一个人呆在角落默默装蘑菇。
手机的提示音「叮」响起,微信弹出了一条提示:王九龙他爸爸拉你进群「拯救不开心的杯子」

王九龙他爸爸:人呢,到齐了没。
旺仔本仔:在呢。
大郎:什么情况? 拯救谁?
大家的甜甜: 九零你干嘛?
广渠路:大表弟媳,你们又搞什么幺蛾子?
王九龙他爸爸:去他妈的弟媳,我是妹夫!
旺仔本仔: 是您亲弟媳,大表哥,谁把你拖进来的?
王九龙他爸爸:老子才是攻!
大郎:你们别扯远了,攻克谁? 拉我进来干嘛?
王九龙他爸爸: 算了,说正事@老艺术家的杯子 ,你不要再在墙角假装蘑菇了,有什么不开心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哦不,让大家给你想办法。
老艺术家的杯子:没有不开心。
旺仔本仔:不就是陶阳唱戏去了嘛,你看看你这张小寡妇脸。

于筱怀抬起头,冲着角落里狼狈为奸的龄龙二人组竖了个中指,你才寡妇脸,你全家都是寡妇脸!

广渠路:哟,又在惦记我们家阿陶,小杯子很有能耐嘛。
旺仔本仔:你别刺激人家小寡妇了。
广渠路:诶,我这是悲伤,这年头青梅竹马都干不过天降的。
老艺术家的杯子:......
大郎:所以是筱怀想阿陶了,多大点儿事啊,想他就去找呗。
大家的甜甜:是啊,反正你都下台了,几公里路你至于吗,又不是北京南京哈尔滨的异地恋。
广渠路: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王九龙他爸爸:于筱怀你别搁这儿长蘑菇了,滚去三庆园。
旺仔本仔:快去快去!
老艺术家的杯子:他都没有让我去,万一有事儿呢,我去了碍手碍脚的。
广渠路: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可爱了吧,你这么呆真的追到了阿陶?
广渠路:他不让你去,你自己主动点啊,老艺术家难道还要催着你去扒拉他!
旺仔本仔:我觉得你就该现在立马飞去园子里,按住老艺术家昭告天下。
王九龙他爸爸:朕附议。
大郎:不要怂就是干!

于筱怀很是不开心,头上快长出了乌云。陶阳这两天排练都没怎么理他,昨天给他发的微信他今儿早上才回,也没有过多的关心,就是几个语气词。
于筱怀自认自己是一匹刚成年的小狼狗,欲求不满,咳咳,思念成疾是很正常的,但是让他去戏院扒拉他还是有点怂。
正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就看到王九龙挥了挥手找他过去。
“呐,哔哔打车,2分钟后到达,快拾掇你自己然后滚蛋,这个账记在你头上。”

好的,很快,完全不给我心理建设。
知道被两个人推到车上,于筱怀还处于懵逼状态。

王九龙他爸爸:好的,人打包去三庆园了。皆大欢喜
旺仔本仔: 早说了别怂。
大郎:小杯子加油!推倒老艺术家看你了。
大家的甜甜:推倒?为什么要推倒?
广渠路:小孩子别问。
广渠路:真是可惜了我们家的好白菜。你说筱怀去了能不能干?
大郎:我赌五毛他要怂。
王九龙他爸爸:朕附议。加一块。
旺仔本仔:大家要相信他。我添一块五。
广渠路:附议。加两块五。
大家的甜甜:赌什么??
老艺术家的杯子: 我还没死。 你们这帮混球,我肯定能干!
旺仔本仔:哦,那祝你成功!
广渠路:祝你好运!
王九龙他爸爸:good luck!
大郎:一发入魂!

于筱怀看着这帮不靠谱的人,默默关上了手机。
看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心里倒是很平静,我们是恋人啊,我去探班天经地义,天经地义!绝对不能怂。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75481145902174

小剧场
[攻克老艺术家第三游击队]

王九龙他爸爸: 你说于筱怀这个傻小子成功没有?
旺仔本仔: 肯定成功了呗,不然这一晚上怎么吱声。
大家的甜甜: 什么成功不成功啊,小杯子晚上干嘛去了?
大郎: 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快去睡觉。
大家的甜甜: 你们又密谋什么不告诉我!
旺仔本仔: 小孩子不要多问,快跟你郎哥哥去睡觉。
大家的甜甜:谁要跟他去睡觉!!
广渠路: 诶,我们家的好白菜,三番四次被这个傻小子拱,真真心碎💔
旺仔本仔: 你快住嘴吧,不要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
广渠路: 本来就是我的白菜,含辛茹苦养大的 白菜!
老艺术家的杯子: 成功。 还有,那现在是我的翡翠白菜,林叔您再惦记我就拉大脑袋叔进群了。
广渠路:小孩子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呢,祝贺今晚你酒足饭饱。
大家的甜甜:于筱怀你又偷偷去吃什么了不带我!还是不是朋友了!
王九龙他爸爸:啧啧啧,带你吃你也不敢吃,既然成功的大家就地解散了吧。
旺仔本仔: 匿了,匿了。
大家的甜甜: 到底吃什么了,你们又瞒着我。
大郎:乖,快去睡觉,等你成年就知道吃什么了。

老艺术家的杯子解散该群。

做个人吧😭

今天的饼饼活跃得像个高仿,发了好几条ins
我饼爷这身材这纹身,人间行走的荷尔蒙
绝对大写的的alpha
九馕也发了今天跟辫儿哥哥那张合照
还有楠盆友哈尔滨的天空
看来德云社各位角儿还是没有忘记科学的上网方法

天诛地灭动物乐园(精怪au)【1】

这就开始了正式的对动物园的改造了。

花了两天时间,郭德纲陪着于谦把谢金留下的那些证件的手续办齐全了,算是正式的接手了天精地华动物乐园。

接下来的日子里,于谦就带着他宏伟的计划每天奔波于家和动物园之间,家大人看他这样忙活也觉得很是欣慰。

其实本来于谦是打算动物园开业前这段时间住在动物园的宿舍里的,两头跑着实累人,而且麻烦。再加上动物园本来修有一栋小木楼,栾云平一直住在二楼上,于谦之前看过,他这屋子什么东西都很齐全,电视洗衣机冰箱都有,床也足够大,暂时两个人挤一挤,等到把动物园的事情忙完也是可以的。

小栾也答应了。可是住进去第一天就发生了些奇怪的事儿。

于谦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就躺床上拿起平板做起了规划。

栾云平去给动物园各个“山头”做最后的检查,确定了全部都在,才回去。

一打开门,看见于谦半躺在床上玩平板,点点头算打了招呼,然后就自己收拾起来了。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薄被子,铺在沙发上。

于谦抬头看着他,对于他这个行为很不解。

-这床这么宽,咱俩大老爷们躺这儿绰绰有余啊,你睡沙发多憋的慌啊

-于先生,您睡床上吧,我搁这儿沙发上睡就行了,我晚上睡觉习惯不怎么好,怕打扰您了,明儿还好多事呢。

听他这么说,于谦也不好多强求人家,就告诉他以后叫自己谦哥就好了。俩人道了晚安,就各自窝着玩起了手机,两厢无话。许是白天跑得太累,沾着枕头一会儿于谦就睡着了。

栾云平看他睡得沉了,就起身往外走。 

他打开门,月光甚好,把楼前照得通透,有一人立于堂下。栾云平在楼上与那人对望,心里觉得自己像是过去西厢里的小姐,他好比那待月西厢下的张生,情谊相思缠绵着两人间的氛围。

要是没有突然来的一嗓子“嘛呢嘛呢”,他俩眼神能胶着得更久一点。

远处来了四个人,出声的就是走在最前边的那个的青年,眉心有一点红痣,明眸皓齿,那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着一身看不出什么质地的白衣,披鹤氅,衣摆处坠着黑色的羽毛。跨步朝着这边走来,衣袂翩翩,似是要起舞。

-高老板你俩搁这儿干什么呢?要干点什么不进屋去干,大庭广众卿卿我我像话吗?像话吗?像话吗?

-小哥哥,你别学侯叔的口头禅啊,小心嘴越来越碎了

-你才小碎嘴呢。你个小狐狸精分明话比我还多。

-你才话多,你这样说我可生气了啊,我生气了啊,我..生….气….了。

-诶唷我的小祖宗你们少说两句,待会儿给人吵醒了。

后边跟上来的还有三人,跟白衣青年斗嘴的是另一个身量更高,清瘦的青年。两人站在楼前叉着腰斗嘴。

他们还跟着两个穿着一灰一黑的年轻人,灰衣服的个儿高一些,手里正拿着一狐裘大氅急急忙忙的往清瘦的青年身上套。

-我说我的小祖宗诶,头几天就觉着冷了,这更深露重的,衣服得好好穿着啊

高个儿青年任由面前人把大氅裹在身上,还对着对面的人挤眉弄眼。

鹤氅青年也回了一个鬼脸,转身就去逗穿黑衣的冷着脸的年轻人。

栾云平在他们斗嘴的时候就下了楼,走到了他们口中的高老板面前。

-诶,你说他们天天这么吵吵闹闹的,真是年轻人活力无限啊。

-别说的你有多老一样,这里边就你一个年轻的,他们都是些老妖精。

闻听此言,那两个白衣青年齐刷刷的扭过头,瞪着刚刚说话的男子。

-你才老妖精!

-跟我们差着辈儿呢,这里就你最老!

-我们都风华正茂,你都奔着中年长了!

-你都秃顶了,老妖精!

栾云平看着这俩活泼的青年一下戳中了身边人的痛处,怕人待会儿发起火来不好收拾,赶紧说话打断了他们。

-云雷、小孟你俩小声一点吧。别把楼上的吵醒了,到时候师傅那里不好收拾

-诶,栾哥,你说小黑胖子找这么一个凡人来是什么意思啊?

-对啊,谢爷怎么就这么走了,还走得这么急。

-谢爷是因为东哥出了点小状况,得带他回山里去,至于为什么找这个凡人,师傅有他自己的考虑吧。

-还有,最近这段日子他得住这里,你们晚上就别到处乱晃悠,别靠近这边来了。

被叫小孟的青年一下子就颓了,不能到处晃悠,他的百鸟大party怎么办。他把委屈的小眼神投向了身边的黑衣青年,青年揉了揉他的脑袋,开口道

-听说他还要把这园子开放,师傅到底作何打算

-对啊,咱们可是不能开门接客的,我可金贵着呢

-祖宗诶,你少说两句,接客多难听啊

-哟,杨九郎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小眼巴叉的你管我

-我有没有翅膀你还不知道么,您说您说,您开心就好

-诶,九良你看他简直是太怂了,眼睛小胆子也小

-孟鹤堂你快住嘴吧你,九良眼睛能比我大到哪儿去

莫名其妙被中伤的周·面无表情·黑衣服·眼睛其实有那么大·九良把孟鹤堂拉到怀里,用胸肌堵住他的嘴(误),继续跟栾云平说话

-让他呆在这边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园子里皮孩子太多,终归是不保险的,高老板你看怎么办。

站在一边的高老板高峰若有所思,看着面前的小平头,想到了之前两个人的谈话。

-您今晚不能住这边儿了,新来的老板说跟我挤一挤,住几天。您别这样看着我啊,我又不能做决定。还有,您可别打什么坏主意,师傅说人得活着不能少一根毫毛的。

-让他先住着吧,到时候他自己没准儿就走了。

-您可别憋着什么坏主意啊,师傅可说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高峰伸出两指捏住了嘴。

-知道了,晚上你陪着我,我可不就打不成坏主意了。

说着便拖着栾云平离开了小楼,留下了剩下四个人面面相觑。

-姜果然是老的辣,高老板愈发不要脸了。

-真的不打坏主意?我怎么觉得老妖精没这么好心,都住一间屋了,他真的不使点什么小诡计?

-我也觉得。可高老板确实是走了啊,九良咱们也回去吧。小妖精这里没有热闹看了,你俩也回去呗。

-小哥哥再见啊~~

两对人挥手告别,张云雷拖着他家小眼睛慢慢往回走,本来今晚是跟孟鹤堂一起约着过来看热闹的,没想到老妖精不给力竟然就放过了那个凡人。

-天儿哥,你说说为什么高老板什么都没干呢?这不是他这个老妖精的风格啊

-高老板那是憋着使坏呢,你看你今晚上看见王九龙他俩了吗

-对啊,这俩爱凑热闹的今晚怎么不在。

张云雷脑子一点就想明白了个中缘由,开开心心的扯着自己小眼睛回去等着明天的好戏了。

 

这边提到了王九龙张九龄二人,俩人正在于谦的床前苦恼呢。

-诶,王九龙,你说爸爸怎么这么倒霉,被那个老妖精抓来干这个苦差事

-说什么呢傻儿子,能跟爸爸一起出来干活儿该开心啊

-你说谁是儿子呢,我是你爸爸

说着,左边个子矮一点黑一点少年模样的人就抓住了高个子的衣领。

-不要跟爸爸置气,咱们先想想怎么样才能让他受到惊吓离开这里,又不至于让桃心头的小黑胖子收拾咱(你问他为什么在前面还加了一串修辞,毕竟小黑胖子不止一个嘛)

王九龙仗着身高优势一把把人按在怀里,箍紧了不让人动弹。

-不然我们给他扒光了扔门口去?

-那多不好,做得太明显了

-那不然让张云雷来整个摄魂大法?

-你俩傻不傻。

门外的孟鹤堂看不下去了,这俩傻大个儿是跑进了谈恋爱还是搞破坏来。刚刚跟张云雷告了别,他的第六感告诉他高老板才不是什么好人,肯定是拖走栾哥好使坏,于是就掉头回来,果然看到龄龙二人在于谦床前。

-你说怎么办?

-不如就把他送回家算了,咱们也不知道师傅是个什么意思,也不好对人动手。

-谁送?

三个人齐齐的转过了看着王九龙,而他盯着孟鹤堂。

-凭什么是我啊

-因为你最壮了。而且你会飞啊。

-excuseme.孟鹤堂你说话丧不丧良心,你一只鸟让我一条蛇去飞?再说了,大家都是妖精,谁他妈不会飞啊。

-我家先生身子太弱了,拖不动这么大个人。再说了,高老板拜托的是你。

九良牵着自己先生的手就走。张九龄拍了拍九龙的肩膀

-爸爸也看好你哟,早去早回,我就不等你了。

留下了王九龙一个人风中凌乱,认命的将于谦运回了他自己家里。

 

接下来三日,每天在动物园睡去的谦儿哥都在自己家里的床上醒来,他觉得就算是梦游能做到这样也是不容易了,干脆的搬回了家,反正每天还得两头跑。

心大的于谦把这些都归结于自身,还没想到什么怪力乱神的事情上去。

每天栾云平看着于谦一大早赶到动物园来,还挺佩服他这个人心大到如此地步,三天了才搬回家去,而且还以为自己是梦游回去的。

花了一个礼拜找人把那些陈旧的设施补补换换,动物园在硬件条件上已经完全焕然一新了。他还找人在桃树东边儿靠近草地那一片搭了一个小茶肆,非常古色古香。

一切搞定之后,于谦约上了郭德纲,打算丰富一下动物园里动物的品种与数量。满心欢喜的准备着动物园的开张,殊不知接下来的日子才是他真正的“受难日”了。

天诛地灭动物乐园(精怪au)[引子·下]

几日后,郭德纲带上于谦一起去了大兴那个动物园。

老远就见门口站着一穿着长衫的大高个儿,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用谦儿哥的话说就是活脱脱一斯文败类啊。

见两人停好车,高个儿就迎了过来

-鄙人谢金,这间动物乐园的老板。

-这位是于谦,今儿我带他来看看这园子怎么样。

-于先生,有失远迎,多多包涵。

郭德纲先给谢金介绍了于谦,又跟于谦提了提他和谢金的交情。

这谢金论着辈分,比他还高一辈儿,谢金的父亲是他们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不过年轻人不甚在意这些,俩人是多年的好友。

于谦看这人一身的文绉绉的气质,倒是个好交谈的人。

谢金将两人引进了园中,说明了出手这个动物园的原因,全家要移民出去了没有闲心思管理这个园子,基础设施什么都是齐备的,还有一个一直呆在这里的一个老员工,起步的话完全不用费太多心思。不过这以前是私人的动物园,如果想要招揽游客,就得于谦自己多费费心思了。

四处转了转,于谦对这个环境很满意,而且是急于脱手价格那是非常的低了,这么大一块儿地连带着各种养动物的证都齐全着,他觉得这事儿完全能今天就给定下来。

 

几人转悠了一圈儿,回到了前门的小广场,看见一个小平头正在休息区收拾东西。

-小栾,你过来一下。这位是于老板,是老郭的朋友,今天来看看动物园。

-二位好啊。

-这就是那个饲养员,叫栾云平,特别老实能干的一孩子,这动物园的人都走了,他最近留这儿帮我看着园子。说起来他当初还是老郭介绍来的。

于谦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小伙子,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留着小平头,从刚刚一直面上挂着笑,人怎么看怎么顺眼,长得又精神又喜庆,是个不错的人。

当即于谦就和谢金把事儿定下来了,顺便还问了问栾云平愿不愿意接着留下来干,

小栾表示:我愿意!(我指着在这里混饭吃!)

 

这厢谢金与于谦签完了协议,拉着郭德纲到一边儿说话。

-你确定这人靠谱么,这些个可都是你的宝贝们,万一被发现了出点儿什么事怎么办?我这一走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要不是我那小祖宗出这么大的事儿,我还可以给你看顾几年的。

-没事儿,你看他哪像有太多心思的人?我认识他这些年,他这一颗赤子之心也没变过。再说了,他家里不指着靠他养活,这儿的事没什么大影响的。

-那你就多注意吧,我这一走可就顾不了你了。

-你放心去吧,他们以后我来照看着。

 

郭谢二人聊天,于谦闲着无聊就拉着栾云平,让他给介绍介绍这园子里的东西。

-这桃树种了有些年头了吧,得三四个人才能围住啊

-这树自打建园就在这儿了,具体多大岁数我说不清,反正挺老的。

-诶,这边儿怎么空落落的,这一大片草地可好啊看起来可以养够多的动物了,还能搞个小马场,整点娱乐项目啊。

-这小河通向那边的湖是吧,看这水面还有这么宽,以后弄点儿小船来还能做点水上的娱乐项目。

-嚯,老虎还跟狮子关在一个地儿,你们就不怕他们打起来么,这也不是没有地方放了,你们老板什么爱好这是。

-这跟狼一起爬假山上的是个什么东西,白狐狸?你们给狼喂狐狸也太不人道了吧,以后得在这儿养一群狼,一只看这多别扭啊

-这边湿地里是养的什么啊?写着丹顶鹤,鹤呢,我怎么一只没看见啊。

(突然被cue的丹顶鹤在某只大猫的窝里扑棱了一下,被一爪子按住 继续睡觉)

这边儿过了湿地,百鸟园里也没见什么鸟,于谦也不怎么在意,想着以后多引进一点鸟啊雀啊的。这边走进雨林馆,之前在外边路过没有进来,刚进门儿就又、看见了纠缠在一起的大蟒蛇和巨蜥。好家活,黑黢黢一大坨啊。

-这到底是个王八还是蜥蜴,跟蟒蛇纠缠在一起cos玄武吗

-诶小栾,你们这怎么就这么稀稀拉拉几只动物的,还都是单个儿的啊。

快要走回小广场了,栾云平看着这一路嘴不停的规划未来的大爷,在心里为他默默点蜡,您以后就知道了。

 

又看了一圈动物园,于谦心里更加满意,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天精地华动物园,回去的路上已经在脑子里勾画出了一幅他这动物园日后门庭若市沸沸扬扬热热闹闹的画面。太过于兴奋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人若有所思的眼神。

 

此事一帆风顺,换了旁人就得琢磨琢磨怎么就这么像一步一步挖好的坑等着人跳,我们谦儿哥不会,他当年还没那么多心思。认定小黑胖子是个福星啊。很多年后,看着依旧没什么变化的小黑胖子,他心里把过去单蠢的自己骂了个透,当然这也是后话。

 

谦儿哥就这样开始了他的动物园营生。


天诛地灭动物乐园(精怪au)【引子·上】

【引子】

作者言:写着写着就崩了,废话太多,本人嘴碎。引子里暂时没有cp,我还是厚颜无耻的带着tag了,本章讲的是开动物园的前因。文笔极差,流水账风格,要是不喜欢,希望您各位多做自我批评 。希望您多提意见。


天诛地灭动物乐园本来是叫做天精地华动物园,因着老板一句戏言,成了这天诛地灭动物乐园,当然这是后话,现在它还挂着天精地华的牌儿。

说起这天精地华动物园,周遭的人都会告诉你最好别去,因为那地儿怪着呢。说是动物园,里边的动物却几乎都是单只的,没有成群的动物。偌大一个动物园也只就那么一个饲养员,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实在没有什么看头。您要实在有那嫌弃去看个稀奇,不如花钱买个票去天桥德云社听听相声,更可乐。

也许您就得疑惑了,那这个动物园既然没人来看,开着它干嘛?

这里边儿的故事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您要愿意,且听我慢慢道来。

(作者的碎嘴子是治不好的,各位真的是要慢慢听)

这动物园的老板姓于名谦,本是北京城里富人家的少爷,家祖宗三代以上还是皇商,这钱财对他来说可就如同浮云,入眼也不在乎。

谦儿哥打小就把这老一辈儿的传统继承了十成十。所以当年大学毕业的谦儿哥,秉承着自己一贯的风格搁家里当起了闲散人员,见天儿的约朋友遛鸟听戏逛文玩市场,尤其爱去天桥听相声。用邻里的话说就整个儿一纨绔子弟的标杆。

就这样游手好闲玩儿了好些年之后,家大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大手一挥就下令家里断了他的经济来源,给人赶出门去,让他自己个儿琢磨着做点什么生意。

谦儿哥这过去快三十年,除了吃喝玩乐还真没学会些什么别的,连上大学那都是学的影视导演。这年头电影业不景气,谦儿哥也没有当导演的那份子心。他这人除了抽烟喝酒烫头也没什么正经的爱好(抽烟喝酒烫头也不正经啊喂),就爱鼓捣些珍奇玩意儿,小到核桃玛瑙菩提串大到屏风漆器木雕佛,还好养些稀奇的动物。让他做生意他可从来都没想过,也不会啊。

自从家大人把他踢出了家门,跟着平时那些个狐朋狗友们今儿这家玩儿一晚,明儿那家呆一天的,这十来天可就过去了。

老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帮子朋友也都是家底比较厚的富家子,平日里也是游手好闲,对于自己做生意这事儿都没有门道。东家一天西家一天,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谦儿哥见天的发愁,觉得自己皱纹都愁出来了。

成天里发愁,为了放松一下,谦儿哥自己打算出门散散心,不留神就溜达到了天桥他爱听相声的地儿。

下午场才刚开始,于谦跨步就进去了,里边那场面桌后坐着一位正在说着定场诗: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值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话音一定就开始说起了正篇。今天讲的是这段时间连续的大部头《济公传》,于谦他之前天天来听,最近这段日子愁着生意的事儿也落下不少,这会儿听得有点云山雾绕的感觉,索性整个人就放空了坐那听,好笑的包袱也跟着一乐。

打于谦刚进门起,这边儿说书的郭德纲就注意到了他,本来这人就有段日子没来德云社了,又看他魂不守舍无精打采的坐下边,寻思着待会儿下了台留住他问一问。

要说这郭德纲是何人,他是这天桥德云社的班主,早些年带着一帮徒弟来北京,几年摸爬滚打从在茶馆里演出到有了一个自己的剧场,一路风风雨雨个中苦衷不必言说。

外人看来德云社这个相声班像是从这北京城凭空冒出来,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只知道这是一师傅带着一班徒弟开的相声小馆。不过这上到班主下到学徒相声都说的好,挺可乐,所以人气还不错。

郭于二人的相识也算是一场天注定。一天于谦到琉璃厂附近想淘点小玩意儿,刚到和平门边儿就开始下雨,这夏天的雨又急又大,他就只能到不远的京味茶馆歇脚避避雨。茶馆里正有说书人拍案,说的一出【张双喜捉妖】。于谦也是从小喜欢相声这些个传统的文化,就认认真真的听完了这一整场。一下午雨停了,茶也喝完了,故事还没讲完,得明天才有二回了。

于谦就心里默默盘算,想着明儿个再来也行。就这么连着好几天来茶馆,听完了这一本子书。他看说书的小黑胖子人长得可乐,说书也说得不赖,有心要跟他结交。两个年轻人本来志趣相投,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起来。

俩人也认识好几年了,于谦常来找郭德纲听相声,偶尔也帮着老郭配合个对口的相声,倒像是失散多年的亲搭档了。

 

这边儿一回《济公传》说完,郭德纲大褂也没换就转悠到于谦桌子面前,看那人还坐着发呆,就搭了把椅子坐着了他面前。

-我说谦儿哥,这好久不见的,您最近是忙着什么呢?

于谦这才回神看着面前的人,搭着把湘妃竹的扇子坐在自己面前,黑色的大褂也没给他显得苗条一点,还是个小黑胖子,脑子里蹦出的想法让于谦觉得有点好笑。

他面上没表露出来,还是愁着一张脸。

-诶,可别说了,兄弟我最近烦心事儿可多了。

郭德纲一听,他这是遇到事而了,有心想问一问帮他解决一下,于是邀他去坐坐。

俩人换了地方,在后面的小园子里,于谦把他最近的烦心一股脑全吐露出来了。

郭德纲一听觉着也不是什么事儿,毕竟对于他这种常年混迹江湖自力更生的人来说,自己赚钱是必须的。但是对于于谦这样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少爷来说是有难度。

以他对于谦的了解,这个主家里估计也不指望他挣大钱,只是不想他成日的游手好闲,废了身子。让他做事儿肯定得挑着他爱好来。

-那要不您跟着我说相声?看您这资质极佳的,能卖不少钱了。

-去去去,你才卖呢。说相声这行不通,老爷子知道了不得彻底给我踢出去,

于谦之前也不是没考虑过,可是家里不让,说这卖艺的行当有辱门楣。

郭德纲再问他平常有什么爱好,会干些什么。于谦回他那些个东西都做不得正经的营生。抽烟喝酒烫头自然是不行,遛鸟斗蛐蛐揉核桃更是没法,可是于谦又不乐意干自己不喜欢的事儿。

最后思来想去把主义打到了谦儿哥养的那些个动物身上。

于谦这一年闲在家里,养了好些个马啊猴啊,净养在郊区那农场里。老郭提议让他不然去整个农场,赚点小钱先糊弄过家里去。

于谦一听就觉着豁然开朗啊,他怎么没想到养动物也算是一正经事儿呢。可是农场整他那些珍奇的动物有点不伦不类的,而且他还想再养更多的动物。左右一合计,不如开个动物园啊。

-诶,你说我要不去开个动物园?这卖票收钱还能光明正大养动物,听着挺适合我。

一听这话,郭德纲倒是吓一跳,这少爷脑子真是拉不住的脱缰的野马,想一出是一出啊。不过仔细一想,他要是开个动物园,对自己倒是有点帮助。

-我说少爷啊,您这虽然想法有点天马行空了,但听着还可行。而且您要是信得过我,我倒是认识一老板,他有一个要出手的动物园。

-还有现成的?

-是啊,这一家子要出国了,留了一个动物园没法经营要找个下家。

-那感情好啊,改天咱约出来聊聊啊。

于谦一听觉着这小黑胖子简直是自己的福星,给自己出了好主意,还包售后啊。

约好了个见面时间,于谦回家给老爷子汇报这事儿。家大人寻思着开动物园左右是一个正经的事儿,也就不再多问。[引子] 天精地华动物园开张大吉

 

天诛地灭动物乐园本来是叫做天精地华动物园,因着老板一句戏言,成了这天诛地灭动物乐园,当然这是后话,现在它还挂着天精地华的牌儿。

说起这天精地华动物园,周遭的人都会告诉你最好别去,因为那地儿怪着呢。说是动物园,里边的动物却几乎都是单只的,没有成群的动物。偌大一个动物园也只就那么一个饲养员,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实在没有什么看头。您要实在有那嫌弃去看个稀奇,不如花钱买个票去天桥德云社听听相声,更可乐。

也许您就得疑惑了,那这个动物园既然没人来看,开着它干嘛?

这里边儿的故事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您要愿意,且听我慢慢道来。

(作者的碎嘴子是治不好的,各位真的是要慢慢听)

这动物园的老板姓于名谦,本是北京城里富人家的少爷,家祖宗三代以上还是皇商,这钱财对他来说可就如同浮云,入眼也不在乎。

谦儿哥打小就把这老一辈儿的传统继承了十成十。所以当年大学毕业的谦儿哥,秉承着自己一贯的风格搁家里当起了闲散人员,见天儿的约朋友遛鸟听戏逛文玩市场,尤其爱去天桥听相声。用邻里的话说就整个儿一纨绔子弟的标杆。

就这样游手好闲玩儿了好些年之后,家大人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大手一挥就下令家里断了他的经济来源,给人赶出门去,让他自己个儿琢磨着做点什么生意。

谦儿哥这过去快三十年,除了吃喝玩乐还真没学会些什么别的,连上大学那都是学的影视导演。这年头电影业不景气,谦儿哥也没有当导演的那份子心。他这人除了抽烟喝酒烫头也没什么正经的爱好(抽烟喝酒烫头也不正经啊喂),就爱鼓捣些珍奇玩意儿,小到核桃玛瑙菩提串大到屏风漆器木雕佛,还好养些稀奇的动物。让他做生意他可从来都没想过,也不会啊。

自从家大人把他踢出了家门,跟着平时那些个狐朋狗友们今儿这家玩儿一晚,明儿那家呆一天的,这十来天可就过去了。

老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帮子朋友也都是家底比较厚的富家子,平日里也是游手好闲,对于自己做生意这事儿都没有门道。东家一天西家一天,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谦儿哥见天的发愁,觉得自己皱纹都愁出来了。

成天里发愁,为了放松一下,谦儿哥自己打算出门散散心,不留神就溜达到了天桥他爱听相声的地儿。

下午场才刚开始,于谦跨步就进去了,里边那场面桌后坐着一位正在说着定场诗: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值公平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话音一定就开始说起了正篇。今天讲的是这段时间连续的大部头《济公传》,于谦他之前天天来听,最近这段日子愁着生意的事儿也落下不少,这会儿听得有点云山雾绕的感觉,索性整个人就放空了坐那听,好笑的包袱也跟着一乐。

打于谦刚进门起,这边儿说书的郭德纲就注意到了他,本来这人就有段日子没来德云社了,又看他魂不守舍无精打采的坐下边,寻思着待会儿下了台留住他问一问。

要说这郭德纲是何人,他是这天桥德云社的班主,早些年带着一帮徒弟来北京,几年摸爬滚打从在茶馆里演出到有了一个自己的剧场,一路风风雨雨个中苦衷不必言说。

外人看来德云社这个相声班像是从这北京城凭空冒出来,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只知道这是一师傅带着一班徒弟开的相声小馆。不过这上到班主下到学徒相声都说的好,挺可乐,所以人气还不错。

郭于二人的相识也算是一场天注定。一天于谦到琉璃厂附近想淘点小玩意儿,刚到和平门边儿就开始下雨,这夏天的雨又急又大,他就只能到不远的京味茶馆歇脚避避雨。茶馆里正有说书人拍案,说的一出【张双喜捉妖】。于谦也是从小喜欢相声这些个传统的文化,就认认真真的听完了这一整场。一下午雨停了,茶也喝完了,故事还没讲完,得明天才有二回了。

于谦就心里默默盘算,想着明儿个再来也行。就这么连着好几天来茶馆,听完了这一本子书。他看说书的小黑胖子人长得可乐,说书也说得不赖,有心要跟他结交。两个年轻人本来志趣相投,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起来。

俩人也认识好几年了,于谦常来找郭德纲听相声,偶尔也帮着老郭配合个对口的相声,倒像是失散多年的亲搭档了。

 

这边儿一回《济公传》说完,郭德纲大褂也没换就转悠到于谦桌子面前,看那人还坐着发呆,就搭了把椅子坐着了他面前。

-我说谦儿哥,这好久不见的,您最近是忙着什么呢?

于谦这才回神看着面前的人,搭着把湘妃竹的扇子坐在自己面前,黑色的大褂也没给他显得苗条一点,还是个小黑胖子,脑子里蹦出的想法让于谦觉得有点好笑。

他面上没表露出来,还是愁着一张脸。

-诶,可别说了,兄弟我最近烦心事儿可多了。

郭德纲一听,他这是遇到事而了,有心想问一问帮他解决一下,于是邀他去坐坐。

俩人换了地方,在后面的小园子里,于谦把他最近的烦心一股脑全吐露出来了。

郭德纲一听觉着也不是什么事儿,毕竟对于他这种常年混迹江湖自力更生的人来说,自己赚钱是必须的。但是对于于谦这样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少爷来说是有难度。

以他对于谦的了解,这个主家里估计也不指望他挣大钱,只是不想他成日的游手好闲,废了身子。让他做事儿肯定得挑着他爱好来。

-那要不您跟着我说相声?看您这资质极佳的,能卖不少钱了。

-去去去,你才卖呢。说相声这行不通,老爷子知道了不得彻底给我踢出去,

于谦之前也不是没考虑过,可是家里不让,说这卖艺的行当有辱门楣。

郭德纲再问他平常有什么爱好,会干些什么。于谦回他那些个东西都做不得正经的营生。抽烟喝酒烫头自然是不行,遛鸟斗蛐蛐揉核桃更是没法,可是于谦又不乐意干自己不喜欢的事儿。

最后思来想去把主义打到了谦儿哥养的那些个动物身上。

于谦这一年闲在家里,养了好些个马啊猴啊,净养在郊区那农场里。老郭提议让他不然去整个农场,赚点小钱先糊弄过家里去。

于谦一听就觉着豁然开朗啊,他怎么没想到养动物也算是一正经事儿呢。可是农场整他那些珍奇的动物有点不伦不类的,而且他还想再养更多的动物。左右一合计,不如开个动物园啊。

-诶,你说我要不去开个动物园?这卖票收钱还能光明正大养动物,听着挺适合我。

一听这话,郭德纲倒是吓一跳,这少爷脑子真是拉不住的脱缰的野马,想一出是一出啊。不过仔细一想,他要是开个动物园,对自己倒是有点帮助。

-我说少爷啊,您这虽然想法有点天马行空了,但听着还可行。而且您要是信得过我,我倒是认识一老板,他有一个要出手的动物园。

-还有现成的?

-是啊,这一家子要出国了,留了一个动物园没法经营要找个下家。

-那感情好啊,改天咱约出来聊聊啊。

于谦一听觉着这小黑胖子简直是自己的福星,给自己出了好主意,还包售后啊。

约好了个见面时间,于谦回家给老爷子汇报这事儿。家大人寻思着开动物园左右是一个正经的事儿,也就不再多问。


这就定下来要做着开动物园的营生。

天诛地灭动物乐园(精怪au)

暂时主要写高栾、良堂、桃林、带着九辫儿、饼四、玲珑 、越岳于郭以及德云众玩儿

设定:

灵感来源于于大爷的宠物乐园,大家的角儿都是成了精的动物们,白天是动物,一到夜里就现原形。老郭是一得道高人,把原来普通的动物换成了这些精怪们,并把他们寄放在于大爷处,为了保护稀缺“动物”。

 

栾精灵:唯一的员工,饲养员、管家,所有人干的事都是我们栾精灵干,日常还得架雕出行

高老板:白头鹰 (高老板特别像猛禽,而且白头海雕有个别名特别适合现在人到中年的高老板,大家可以自行百度)

堂主:丹顶鹤  (为什么是个扑棱蛾子,这有伏笔)

九良:金钱豹(我们小周老师虽然开年后变得特别活泼,但还是一个冷漠型捧哏,就适合黑豹这种看起来淡漠的大猫)

辫儿:北极狐  (白得发光二人组,都是白白的)

九郎:雪狼(之前看九馕那张照片眼睛特别有侵略感,就跟狼一样)

阿桃[a1] :院子里一颗桃树(觉得我们角儿最适合做一颗树,风度气质都像)  

阿林:一匹透白小矮[a2] 

烧饼:狮

小四:白虎(猛兽二人组 饼四)

九龙:琴蛇(其实就是缅甸岩蟒,可是琴蛇这名儿好听啊,龙嘛、可不就是蛇形最合适)  

九龄:圆鼻巨蜥 (五爪金龙也是很好听的名儿啊,玲珑--雨林馆内二人组)

岳岳: 白臀鹿 (大屁股脸这句话以不同的声音盘旋在我的脑海)

孙老师:大象(这真是我个人的恶趣味了,咱们动物园什么都有了!)